小华妈妈 发表于 2010-7-29 12:16

《伤寒》条文质疑《小儿感冒误治的恶果与救治方法》

本帖最后由 小华妈妈 于 2010-7-29 12:21 编辑

作者:水中火
http://ngotcm.com/forum/viewthread.php?tid=104199&extra=page%3D1
1、感冒是身体受寒引起,发烧是正气抗病反应。治疗当助热散寒用辛温药,不当助寒退热用苦寒药。用凉药退热则必然引邪深入造成更严重的问题。
批:经云:冬伤于寒,春必病温。可见导致温病的外因也是伤于寒,但与麻黄汤证的伤寒治法大异。仲景先师在《伤寒论》也提出了,“太阳病,发热而渴,不恶寒者,为温病”。 给我们明确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温病初起病位也在太阳。目的是便于比较区分,使两者不至混淆误治。病在太阳时,必需散表,对于太阳温病,仲景立有葛根汤,外散风寒,内清温热,表里兼顾,其中葛根一味药,《神龙本草经》言其“起阴气”,其用量也在诸药之上,那么请问“用凉药退热则必然引邪深入造成更严重的问题。”从何说起?至于病在什么阶段用什么药,仲景有方有法,仲景云:《伤寒论170条〉 伤寒脉浮、发热、无汗,其表不解,不可与白虎汤。渴欲饮水,无表证者,白虎加人参汤主之。
仲景有云:伤寒二三日,阳明、少阳证不见者,此为不传也,现在出现了阳明消渴证,故知为传也
《伤寒论350条》 伤寒脉滑而厥者,里有热,白虎汤主之。
况辛凉一法是《黄帝内经》给出来的,也不是后世温病学派发明的。仲景用了很多文字一再区分伤寒与温病,可就是有人弄不清。

小华妈妈 发表于 2010-7-29 12:17

2、小儿为稚嫩之体,易为寒凉所伤,受寒感冒,能发烧说明身体抵抗力尚可,不治自己也很快会好,助阳气退寒则可迅速恢复。如用寒凉(中药)清热(西药)消炎,则引邪深入,病必加重。

批:仲景云:伤寒二三日,阳明、少阳证不见者,此为不传也。传与不传,视正气(正气不等同于阳气)的强弱,并不是什么误治不误治的问题。那么如果伤寒二三日出现了阳明消渴等证,少阳证口苦,目眩,咽干等证,该怎么办呢?

《伤寒论》
问曰:阳明病外证云何?答曰:身热,汗自出,不恶寒,反恶热也。
问曰:病有得之一日,不发热而恶寒者,何也?答曰:虽得之一日,
恶寒将自罢,即自汗出而恶热也。

仲景云:传阳明,脉大而数,发热,汗出,口渴,舌燥,宜白虎汤。不差,与
承气汤。


传少阳,脉弦而急,口苦,咽干,头晕,目眩,往来寒热,热多寒少,
宜小柴胡汤。不差,与大柴胡汤。

小华妈妈 发表于 2010-7-29 12:18

3、误用寒凉药引邪深入,随其虚实深浅,会造成种种病症,乃至多种不治之症。危害最大的莫过于滥用抗生素,用寒凉清热中药退热与用西药退热殊途同归,同属于释邪攻正之举。
    批:说出这样的话来,更是没有读懂《伤寒论》的结果,众所周知,小柴胡汤也能治感冒,而且其疗效广受世人称赞。方中君药柴胡臣药黄芩也是寒凉清热中药,仲景用来治疗伤寒中风热入血室证,仲景著《伤寒杂病论》直接取材于《汤液经法》,小柴胡汤在《汤液经法》中名大阴旦汤,《汤液经法》有云:阴旦者,扶阴之方,以柴胡为主;


难道仲景先师也不明白文中作者提到的“助阳气退寒则可迅速恢复”的道理?

众所周知,太阳主表,少阳半表半里,阳明主里,

仲景云:伤寒一日,太阳受之。脉若静者,为不传;颇欲吐,若躁烦,脉数急者,此为传也。
寒伤太阳,由表传里,或传半表半里,是不争的传变路线,其传与不传的辩证,仲景有云:伤寒三日,阳明脉大者,此为不传也。等等条文,学者自明。

柴胡汤,白虎汤都是仲景针对,表邪内陷,入里或入半表半里所给出的正治之方。
如病仍在表,且兼里证,则不在论述之内,仲景有方有法。

小华妈妈 发表于 2010-7-29 12:18

4、寒邪被引入肺,则发为咳嗽,咳嗽也是身体的抵抗,能咳嗽说明病邪尚未深入下焦。继续清热则久久不愈,浅者变成西医所谓慢性鼻炎,深者变为慢性咽炎,重者发为哮喘。
    有汗用桂枝二陈汤:
    桂枝3,白芍3,炙甘草2,陈皮2,半夏2,茯苓2,生姜2片,大枣一个掰开
    开水泡服,早七时,下午三时各服一碗。四剂。
    无汗用加味小青龙汤:
    麻黄2,细辛1,黑附子3,五味子2,陈皮2,半夏2,茯苓2,白术2,干姜2,炙甘草2,桂枝3,白芍2
    开水泡服,早醒时,下午三时各服一碗,忌食生冷油腻食品,2剂。
批:表邪内陷,化热,化寒,视体质而定。
仲景云: 相体以诊,病无遁情,小青龙汤是仲景正对素有寒湿的人,表邪内陷于肺所给出的方法论。对于桂枝汤的表邪内陷于肺,仲景立有桂枝加厚朴杏子汤。
对于表邪内陷化热,导致肺气不得宣发肃降,仲景立有麻杏石甘汤。仲景云:发汗若下后,不可更行桂枝汤。汗出而喘,无大热者,
可与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。此方也可用来治疗仲景所言之风温,后世温病学派的方也可以酌情选用。

2003年非典时期与吴又可著《瘟疫论》的大背景相同,所以当时广州中医药大学吴门医派传人——邓铁涛重用板蓝根,使抢救回来的病人无一例发生股骨头坏死,这就是中西医疗效的差别。

邓铁涛:“非典”是温病的一种,而中医治疗温病历史悠久,积累了大量成功的经验。去年广州中医药大学两个附属医院以中医为主治疗“非典”,疗效显著。广州中医药大学一附院收治的36例“非典”患者,无一例死亡,医护人员无一人被感染。绝大多数患者痊愈出院,没有任何后遗症。患者平均退热时间2.97天,平均住院天数8.86天(不计自动出院者)。

小华妈妈 发表于 2010-7-29 12:19


5、哮喘继续用激素透支元气,如喘也消失,则将入肾成为西医所谓慢性肾炎,之后肾病综合征、尿毒症、透析、换肾将纷至沓来。
    水肿用桂枝生脉真武汤:
    桂枝3,白芍3,炙甘草2,麦冬2,五味子2,党参2,白术2,茯苓2,黑附子1,生姜2片,大枣一个掰开
    开水泡服,早七时,下午四时各服一杯。四剂。
    蛋白尿用气血肾气汤:
    泽泻2,党参4.5,丹皮1,当归3.5,桂枝1.5,山茱萸4,茯苓2.5,山药5,黑附子0.5,熟地3
    开水泡服,中午十一时,下午五时各服一碗。连服十剂。
批:《黄帝内经》云:肾欲坚,急食苦以坚之,用苦补之,明确提出了苦味具有补肾的功效。 对于慢性肾炎的治疗,后世有用仲景猪苓汤取效者,伤寒名家刘渡舟有加味猪苓汤治疗慢性肾炎的学术论文。猪苓汤方
猪苓一两(去皮) 茯苓一两 泽泻一两 阿胶一两
滑石一两(碎)







小华妈妈 发表于 2010-7-29 12:19

6、咳嗽被凉药治成不能咳嗽,则病邪已经深入下焦,从肺入肝,潜伏不发,成为慢性乙肝病毒携带者,从此不再发烧咳嗽,严重者甚至发展为肝硬化、肝癌。
    治以当归四逆理中冲剂,用药后如咳嗽、发烧,则为好转之兆:
    白术3克,党参3,炙甘草3,干姜3,黑附子2,当归2,桂枝3,白芍2,细辛2,桃仁2,杏仁2,大枣2枚(掰开)
    开水泡服,早七时,下午四时,晚睡前各服一杯。连服八剂。忌食生冷油腻食品。
批:这个和西医吓唬病人有异曲同工之妙,连乙肝都变成是由感冒误治导致的,真吓人。

小华妈妈 发表于 2010-7-29 12:19

7、寒邪被引入心,则发为西医所谓病毒性心肌炎,如无明医救治则危在旦夕。
    治以桂枝附子冲剂:
    桂枝3,当归2,枣仁2,炙甘草2,生姜3片,大枣2枚(掰开),黑附子1,菟丝子3
    开水泡服,早七时,中午十一时,下午四时各服一杯。连服七剂。忌食生冷油腻食品。
批:对于病毒性心肌炎,仲景有云:伤寒,脉结促,心动悸者,炙甘草汤主之。后世有用仲景炙甘草汤治疗病毒性心肌炎取效者,其方生地黄有用一斤之多,孰是孰非,学者自明。

炙甘草汤方
甘草四两(炙) 桂枝三两 麦门冬半升 麻仁半升
生地黄一斤 阿胶二两 人参二两 生姜三两
大枣三十枚

小华妈妈 发表于 2010-7-29 12:20

8、寒邪被引入脾,则发为厌食、瘦弱、腹泻、腹痛、便秘等消化系统疾病。
    治以附子理中丸:
    大蜜丸,早午饭前各服一丸,五盒。忌食生冷油腻食品。
    批:仲景云:伤寒,汗出,解之后,胃中不和,心下痞鞕,干噫食臭,胁下有水气,
腹中雷鸣,下利者,生姜泻心汤主之。

仲景云:伤寒,服汤药下之,利不止,心下痞鞕,服泻心汤不已,复以他药下
之,利益甚,医以理中与之,利仍不止;理中者,理中焦,此利在下
焦故也,赤石脂禹余粮汤主之;复不止者,当利其小便。

仲景云:伤寒解后,虚羸少气,气逆欲吐者,竹叶石膏汤主之。

太阳病三日,发汗不解,蒸蒸发热者,属胃也,调胃承气汤主之。
大病差后,喜唾,久不了了,胸上有寒也,当以丸药温之,宜理中
丸。

小华妈妈 发表于 2010-7-29 12:20


9、小儿感冒用消炎药后抽风,此为太阳经痉证,用葛根汤可解,如继续消炎清热引邪深入,则往往发为多动症、抽动症、自闭症、慢性癫痫等种种怪病。如误入神经科、精神科使用控制神经药物,则智力退化,运动机能逐渐丧失,甚至沦为废人。
    葛根汤:
    葛根4,麻黄3,桂枝2,白芍2,炙甘草2,生姜2片,大枣一枚(掰开)
    开水泡服,二剂。随时用药,见好就收。
    如发为变症先治以加味当归四逆理中冲剂:
    白术3,党参3,炙甘草3,干姜3,黑附子2,当归2,桂枝3,白芍2,细辛2,桃仁2,菖蒲2,远志2、陈皮2、大枣2枚(掰开)
    开水泡服,早七时,下午四时,晚睡前各服一杯。连服八剂。之后随证用药。
    批:对于小儿癫痫,仲景还立有:风引汤治大人风引,少小惊癎瘛疭,日数十发,医所不疗,除热方。
风引汤 除热瘫癎。
大黄 干姜 龙骨各四两 桂枝三两 甘草 牡蛎各二两 寒水石 滑石 赤石脂 白石脂 紫石英 石膏各六两
右十二味,杵,粗筛,以韦囊盛之,取三指撮,井花水三升,煮三沸,温服一升。







小华妈妈 发表于 2010-7-29 12:20

综上所述: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仲景用药寒热并用,不偏不倚,是真正配得上中医的“中”字的千古一人,与后世乱用辛温,乱用寒凉,有本质的区别,学者自明,千古不朽巨著《伤寒杂病论》是经得起历代医家的反复检验,反复论证的。
病变百端,本原别之。欲知病源,当凭脉变;欲知病变,先揣其本。本之不齐,在人
体躬。相体以诊,病无遁情。
问曰:其处方奈何?师曰:相体虚实,察病轻重,采取方法,权衡用
之,则无失也。

cudod 发表于 2010-7-29 13:22

这水中火好像跟三七网和一元堂过不去。。。

lucy_cql 发表于 2010-7-30 01:49

这个水中火说得很在理啊

孤客 发表于 2010-7-30 08:06

与时俱进   道理一样只是方药不同而已

bababibobu 发表于 2010-7-30 09:19

本帖最后由 bababibobu 于 2010-7-30 09:26 编辑

三七先生是针对被寒凉误治的变证,当然有偏,却不是说先生所有病人只用温热。心所想即所见

bababibobu 发表于 2010-7-30 09:19

呵呵,我执
页: [1] 2
查看完整版本: 《伤寒》条文质疑《小儿感冒误治的恶果与救治方法》